365bet手机客户端

开辟卫东

 

许书生 整理

抗日战争时期的卫东,在卫河以东临清、馆陶、堂邑三县交界的地方,曾是我晋冀鲁豫边区冀南四分区的一个组成部分,后来划归冀南一分区领导。1942年冬,根据冀南四地委指示,支队长夏全亮、政委刘殿臣率东进支队渡过卫河,插入敌后,发动群众,扩大武装,尽快打开局面,发展和扩大我抗日根据地。卫东政府机构是卫东办事处,解方同志任主任。

当时,卫河以西是我抗日根据地,卫河以东被敌顽杂反动势力盘踞,那里的局面相当复杂。临清是敌占区,驻扎在此的日军一个大队,伪军六、七百人,成为周围几个县日伪统治的政治、军事中心,军事力量相当强大。那时在临清、堂邑以及清平、博平一带还有国民党的残余部队,号称五万人,武器精良,在卫东一带各自为政,与日寇勾结,专门骚扰欺压老百姓,被称为“杂牌军”。卫东一带的封建地主武装力量也很强,几乎村村有民团,由地主控制,少则几十人,多则一两百人,很多村庄筑有围寨,形成一个个独立的堡垒,对我军的游击活动是个严重障碍。

开辟卫东的任务是相当艰巨的,但也有有利条件。当时卫东地区大部分村子有我们的地下党员,许多村子已建立了党支部。根据卫东的特点,地下党号召党员和积极分子利用一切可能条件,积极参与民团组织,尽可能地由我们的人把民团的枪扛起来,达到利用民团、控制民团的目的,进而控制乡、村政权。杨坟的第一任乡长由我们区委书记王继梦同志担任,里官庄的大乡长也是我们的地下党员,而且临南大队已经组织了起来,有七、八十人,一些区还组织了许多地下武装组织,通过不断地打击敌人,缴获枪支弹药,武装力量不断壮大。

1942年冬,东进支队开进卫东,对日、伪军震动很大。国民党专员张雪山纠集了上万人,乘东进支队立足未稳,突然占领了南起塔头,北至里官庄的十几个村庄.为保存实力,东进支队暂时主动撤离卫东。时隔几天,东进支队再次东渡卫河,因为不知我军实力,他们没敢妄动。东进支队趁机宣传,使老百姓认识到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抗日的军队,一些我们地下党掌握政权的村庄,首先打开了寨门欢迎我们的军队入驻,东进支队在卫东站住了脚。

开辟卫东第一仗打的是孔集。孔集紧靠卫东,是清平县的一个伪军据点,孔集村外有一个炮楼,驻扎着八十多个伪军。东进支队趁夜由孔集地下党员带路,隐蔽接近炮楼,一阵手榴弹把伪军打得晕头转向,魂飞胆丧,伪军很快全部缴枪投降,伪中队长也被我们俘虏,后来鬼子又重新装备了这个伪军中队,“冯二皮”杂牌军也派了一个团,约五百多人住进孔集村。1943年夏收后,我们联合行动第二次攻打孔集,东进支队打伪军炮楼,八旅二十二团打“冯二皮”杂牌军,伪中队长第二次被我军俘虏,杂牌军虽然人数众多,仗一打起来立即被我全歼。经过孔集两战两捷,东进支队名声在卫东普遍传开,敌伪军闻风丧胆,一些原来阻止我们进村的民团也相继打开了寨门。

影庄的高登科掌握着周围几个村的民团,这些民团统称为“高团”。一开始拒不让我们部队进村,后来东进支队连战连捷,高登科沉不住气了,主动联系我们,请我们负责人去吃饭。为了杀杀高登科的威风,争取他抗日,经研究决定,解方作为我方代表去赴“鸿门宴”。解方带领两名战士骑马进村,在宴席上和高登科针锋相对。经过谈判,高登科屈服,东进支队开进影庄开展工作。

到了1943年秋,我军已经控制了卫东地区的大部分村庄,9月18日,卫东县抗日政府在前杨坟村宣布成立,解方任县长,各区村先后成立了抗日区村政府。抗日政权建立后,我们除了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实行减租减息、合理负担,组织群众进行抵制伪钞和国民党法币的斗争外,还发动群众开展不给敌人缴粮缴款的斗争,组织民兵联防,封锁敌伪军据点。1943年冬,馆陶县三、四百敌人到薛店一带进行扫荡,东进支队在敌众我寡的不利情况下,同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当敌人逃窜到吴寨村时,利用围寨拼死抵抗,东进支队发动了强攻,打退敌人,但是也有二十多名战士英勇地献出了生命。为了纪念这些烈士,吴寨村从此更名为“英烈屯”。

在对敌斗争期间,东进支队队长夏全亮同志根据毛泽东同志关于开展游击战争的有关论述,结合卫东特点,总结出一套“围寨战术”,依靠这套战术,东进支队先后攻打了万庄据点、梅二庄的反动民团和黄官屯、大辛庄的常备队,取得了胜利。1944年3月29日,临清、冠县、馆陶、堂邑四个县的上千名敌人一起出动,对卫东进行合围。东进支队和卫东县武装力量迅速突围,经过和敌人激烈的战斗,打开缺口,冲出合围,部队和县机关没有受到任何损失。

在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我们的锄奸工作和分化瓦解敌伪军的工作也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配合我主力军行动,争取、教育那些还有点民族气节的敌伪军人员起来抗日或者保持中立,对于那些死心塌地的为鬼子效劳的汉奸、特务则毫不留情地加以镇压。尖冢敌伪据点里有一个国民党特务分子许以浩,他无恶不作,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我武工队的同志混杂在赶集的百姓中进入尖冢集,把许以浩成功处决。由于锄奸工作的开展,除了顽固不化的敌人外,不少伪军不得不考虑给自己留条后路。我一区民政助理员刘志民同志被万庄的敌人不去了,我敌工站的同志作了大量工作,争取万庄伪中队长将功赎罪,成功解救了刘志民同志。

随着斗争的深入开展,敌伪力量也不断发生变化。影庄的高登科在我们多次争取未果的情况下,投靠日寇,于1944年冬在影庄安插了据点,驻扎了数十名个日本兵和二百多伪军。我党地下工作者田春霄经过不懈地努力,争取到伪军副团长范一德,率部一百多人,带着武器装备,起义反正,投奔八路军,后来被改编为分区警卫营,解放战争中升级为野战部队,编入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纵队。

1942年,鲁西北、冀南一带遇到了多年未见的严重旱灾,加上鬼子的疯狂扫荡和国民党杂牌军的残酷掠夺,把卫东人民推到了死亡的边缘,临清城南与堂邑交界的地方变成了骇人听闻的无人区,满目疮痍,渺无人烟。人们仅仅以草根、野菜、树皮充饥,还嫌不足,饥饿和死亡威胁着卫东人民。在这种情况下,卫东县政府和军队帮助人民群众恢复生产。

开辟卫东后,我们号召外出逃荒的群众回乡生产,由党员带头组织互助组。为了及时解决群众的吃饭问题,我们曾组织群众到冀、鲁、豫去运粮,以工代赈。另外,我们的部队节衣缩食支援人民群众,把节约出来的口粮送给群众当种子。与此同时,我们的党政机关、团体、军队也以减轻群众负担作为战斗口号和光荣职责。“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生产任务,经常组织干部、战士和群众一起进行生产劳动,1943年秋,在第四专署召开的县长会议上,卫东获得开展大生产运动的甲等奖。

为了进一步发动群众、鼓励生产,1944年秋,我们在赵塔头天齐庙召开了卫东县奖励劳动英雄大会,会上共有二十几个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受奖,奖励耕牛二十九头,其中三名劳动英雄,大会分别授予他们“状元及第”、“劳动魁元”、“劳动英雄”等金匾。会后,三名劳动英雄分乘三顶四抬大轿以鼓乐为前导游行,走遍了周围村庄。

由于全体抗日军民的共同努力,大生产运动使卫东人民有了新的希望。但敌人不会坐视卫东人民安享劳动果实的。1944年6月7日,临清日寇纠集兵力,对我卫东根据地进行扫荡。当时我东进支队正在大界牌村收麦,夏全亮同志和战士们同数倍于我的敌人浴血奋战几个小时,因寡不敌众,夏全亮同志牺牲于柳林镇东武训墓旁。夏全亮同志为建立并扩大我抗日根据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深受当地人民的爱戴。他牺牲后,人民为他立了碑,并编了纪念他的歌曲,一直传唱至今。

开辟卫东,从1942年冬到1946年,经历了三年多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国共产党为了把卫东地区从日伪及国民党残余势力的统治之下逐步解放出来,领导广大抗日军民,共同努力奋斗,付出流血牺牲的巨大代价。在这期间,除夏全亮同志外,还有吴景昌、张任之、黄庆台、李道先等许多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卫东县现在在地图上已经找不到了,但卫东这个名字却同许许多多英雄们的名字一起,永远留在人民的记忆中。

 

 

 

 

Powered by AKCMS